登录|注册 回到主页 English

CEC2014将关注的学术热点

血管外科平台建设
当代血管疾病诊疗技术平台构建与团队建设
血管成像技术最新进展
如何开展多中心临床研究
主动脉疾病
TAVI:从理论到实践
升主动脉的腔内治疗:离现实还有多远?
主动脉弓部病变:腔内即将攻克的难题。
升主动脉的腔内治疗:离现实还有多远?
升主与弓部病变:杂交技术存在的价值
B型主动脉夹层:TEVAR已近成为治疗的第一选择?
胸腹主动脉瘤:是开放、杂交还是完全腔内修复?
腔内重建内脏动脉:那些病变更适合?
挑战腹主动脉瘤解剖:我们应有的智慧
TEVAR中存在争议的问题与挑战
下肢动脉
影响下肢动脉腔内治疗结果的支架特性、设计和放置技术
如何优化SFA腔内治疗效果?
创新十年:下肢动脉诊疗的进展与未来
股腘动脉病变:药物球囊时代已近来临?
在药物球囊时代:支架的作用与要求
药物器材治疗CLI的最新的临床试验结果
TASC D病变的腔内搭桥:独辟蹊径?
抗再狭窄,定义新的治疗标准
通过外周CTO病变——您应有的技能
创新十年:关于CLI的最新技术与挑战
BTK的挑战,选择正确的工具可以助您成功
BTK治疗的前沿技术
足底动脉弓重建,究竟有多少价值?
糖尿病足伤口处理,时机与对策
颈动脉
关于颈动脉再血管化的争论
最新指南再次重现:对大多数颈动脉狭窄CEA仍是金指标
我强烈反对:正确的技术与病人选择,CAS仍是安全的操作
如何让CEA通向更加安全与有效之路?
如何让CAS通向更加安全与有效之路?
弓上分支动脉的再血管化
复杂入路CAS,技术要点与并发症对策
内脏动脉与肾动脉
肾动脉去神经化:我们知道什么?不知道什么?
肾动脉狭窄支架成型术:存在的价值
急慢性系膜动脉缺血的腔内治疗:那些相同?那些不同?
内脏动脉瘤:腔内治疗的方案与技巧
动静脉痿与血管透析通路
血管透析通路建立,技术要点与并发症
血管透析通路,如何规范化随访与维护
血管透析通路发生再狭窄,难点与策略?
通路急性血栓形成,如何挽救?
外伤性动脉静脉痿:腔内治疗作为第一选择?
先天性动脉静脉痿:我们如何面对?
无水乙醇栓塞AVM,技术要点与并发症
静脉阻塞性疾病
静脉疾病,未解决的问题与机遇
DVT:直接导管溶栓、药物机械溶栓、抗凝治疗的证据
PE:直接导管溶栓治疗?
慢性深静脉阻塞的再血管化:支架能解决多少问题?
微创、杂交或开放手术重建深静脉阻塞?
慢性静脉阻塞腔内治疗的方法与技巧
TIPS的艺术状态——覆膜支架改善结果?
静脉介入中的支架应用
静脉再血管化与腔内重建的挑战
反流性静脉疾病
大隐静脉的腔内治疗
生殖静脉曲张的腔内治疗
盆腔静脉曲张:栓塞的适应症与技术
栓塞治疗目前的概念
栓塞治疗原则与材料选择
并发症
大灾难与大挽救
2014年我所经历的最难忘的一次手术并发症